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天下苦槟榔久矣。

在湖南、海南等众多槟榔泛滥之地,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殷红如血的槟榔汁、状如狗屎的槟榔残渣,惹人生厌。

更可怖地,《国际口腔医学杂志》等期刊发表的众多医学文献提出,槟榔对健康有巨大损害,尤其与口腔癌高发有不可推脱的联系。在互联网搜索“割脸人”,图片与案例触目惊心。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央视新闻报道,湖南口腔癌高发,患者多爱嚼槟榔。央视新闻截图)

槟榔早已被WHO(世界卫生组织)明文列为1类致癌物,又具备成瘾性,为何迟迟没有得到和同为1类致癌物的烟草一样严格的管控?

各地政府对于槟榔的态度也截然不同。

厦门、广州全面对槟榔说“不”,而湖南、海南等地,却积极推动槟榔成为“地方特色产品”,要扩大产业。

GDP看似上去了,医疗代价和健康损失却是巨大的,这背后的“经济账”,究竟该怎么算?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今年8月,土耳其已经将槟榔列为毒品。而在我国,何时才会引起重视?“槟榔配烟,法力无边”这样的市井俚语背后,是再也不容忽略的公众健康问题。

2013年,《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一文曾这样描述槟榔的食用者:43岁的刘桑果,大部分左脸已经被“割掉”。他在一年前接受口腔癌手术,切掉左脸下颌、左牙床和淋巴。萎缩的脸皮陷成拳头大小的深坑。他左眼神经被压迫,如今已彻底失明。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割脸人刘桑果。图片源自网络)

刘桑果躺在湘潭市一家医院的肿瘤科病房内,话音沙哑而模糊地从喉咙中费力挤出。冰冷的灯光照在他消瘦如柴的手腕上。

癌症复发,癌细胞已经转移至肺部和大脑。“都是槟榔害的”,刘桑果妻子唐娜抹着眼泪,一字一顿地咬牙。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文中这样描述:“他们被割掉舌头,他们被切去牙床,狰狞的手术伤疤撕裂了他们的脸庞,癌变的噩耗宣布着他们的死亡……他们曾经都是槟榔的痴迷者,是那颗黑色的果子,将他们带入了病魔的深渊。”

槟榔,一种棕榈科的单子叶植物。原产于马来西亚,在我国主要分布于云南、海南、台湾等亚热带地区。它既是中药,又是许多地方的经济作物[1]。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市面上流行、用于食用的槟榔,通常指槟榔咀嚼块,主要由槟榔、槟榔叶、蒌叶、烟草、花序、熟石灰及特殊调料构成。槟榔和烟草,是槟榔咀嚼块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2]。

许多槟榔包装上会注明食用须知:初食者会面红、发热、出汗,少数人会胸闷、喉紧。而槟榔真正的危害,远不止如此。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关于槟榔的毒理研究指出,槟榔具有:致口腔黏膜下纤维的毒性作用、泌尿生殖毒性、神经毒性、诱发和加重支气管哮喘的危害[3]。

流行病学调查研究显示,长期咀嚼槟榔可导致食管癌、肝癌、肝硬化、高血压、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代谢综合征、慢性肾脏疾病等疾病的发生。槟榔的成瘾性可能会导致不良妊娠、贫血及急性重症哮喘的发生[4]。

长期嚼食槟榔,牙床会严重磨损,牙齿会因为腐蚀而变红变黑,甚至引发牙齿松动、掉牙。部分槟榔因为加入石灰而容易导致牙结石。槟榔中粗纤维较多,可能刺伤口腔、牙龈,堵塞牙缝,甚至引起发炎。

受访者周哥吃槟榔20多年,最多时每天3包槟榔。他说,槟榔带给他的副作用,除了牙齿损伤,还有口腔灼伤、腹泻。严重的时候,“辣的、水果都不能碰,嘴巴都张不开”,“但是止不住瘾大,槟榔停了就抽烟,烟抽完就嚼槟榔,一天停不下来”。周哥的部分症状,已经与口腔癌早期征兆吻合。

食用槟榔是导致口腔黏膜下纤维化的最主要原因,可增加口腔癌发病率,而且与口腔白斑和口腔扁平苔藓等癌前病变密切相关。食用槟榔之所以会导致口腔癌,是因为槟榔中的多种活性成分和代谢产物有细胞毒性、遗传毒性甚至直接致癌性,这些物质包括槟榔生物碱、槟榔鞣质、槟榔特异性亚硝胺和活性氧等[2]。

2017年,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科于《中国牙科研究杂志》发表的一篇湖南口腔癌患者数量研究论文显示:长沙五所医院(湘雅第一附属医院、湘雅第二附属医院、湘雅第三附属医院、湖南省肿瘤医院和中南大学湘雅口腔医院)2006年~2016年就诊的口腔癌患者共有11882人,其中咀嚼槟榔者8222人,占口腔癌患者的69.20%。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2006~2016年长沙五所医院收治的口腔癌患者数量和其中由于咀嚼槟榔导致的口腔癌患者数量,来源:《中国牙科研究杂志》)

此外,据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官网2018年一则新闻称:口腔颌面外科某病室,50位住院患者中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的习惯[5]。同时有吸烟、饮酒、咀嚼槟榔习惯者口腔癌发病风险是没有三种嗜好者的123倍[6]。

尽管,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无法直言槟榔与口腔癌的直接关系,但湖南省作为槟榔的重度流行区,大量口腔癌相关数据,诉说着不乐观的形势:湖南省疾控中心2011年《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指出,湖南省居民咀嚼槟榔率为38.40%,其中城区为42.65%,意味着湖南城市地区10个人里超过4个人正在嚼槟榔。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与此同时,湖南省男性居民口腔癌发病率与死亡率,均逐年上升。

2009~2012年,湖南口腔癌发病占该省整体新发现癌症的1.51%,2013年这一比例为1.96%,2014年为2.48%,2015年为2.25%。口腔癌导致的死亡情况,在2009~2012年间,湖南口腔癌死亡患者人数占该省癌症总死亡患者人数的0.87%,2013年这一比例为1.33%,2014年为1.47%,2015年为2.14%[7]。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中国肿瘤》一篇论文显示:2009~2015年,湖南省口腔癌死亡顺位中,男性居全部恶性肿瘤的第11位,女性居第20位[8]。2018年,湖南省肿瘤防治办公室发布的数据显示,口腔癌已经位于全省肿瘤发病率的第8位。

研究者预测,到2030年,湖南与槟榔相关口腔癌患者将超30万,全国可能超100万,造成医疗负担可能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以每例医疗费人民币20万元估算)[9]。

在土耳其,槟榔因为其所含的槟榔碱有致幻性,被认定为毒品。

8月12日,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发布提醒,近期多名中国公民入境土耳其时,因携带槟榔被捕。

新加坡、阿联酋、加拿大、澳大利亚……全世界已有多个国家将槟榔认定为毒品,或立法禁售。

2003年,WHO(世界卫生组织)就将槟榔果认定为1类致癌物。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致癌物清单――1类致癌物清单(共120种)中,槟榔果、含烟草的槟榔嚼块、不含烟草的槟榔嚼块均属于“1类致癌物”[10]。我国也在2017年,将槟榔果列为1类致癌物。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槟榔果、含烟草的槟榔嚼块、不含烟草的槟榔嚼块均属于“1类致癌物”。来源:WHO)

然而,与槟榔1类致癌物身份相对的,却是国内普遍对槟榔危害的懈怠、淡漠,以及监管的缺位。

笔者走访多处高中、大学附近的小卖部,发现均有槟榔销售。学生前往购买槟榔,并不会因为身份与未满18岁而被阻止。多位店铺老板反馈,目前槟榔并无管控规章,也未限制购买人群。未成年人不能购买香烟,但同为一类致癌物的槟榔却不被禁止。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同样地,在家庭聚会,或有未成年人在场的公开场合,吸烟行为往往会被禁止,而嚼食槟榔却往往无人制止。

笔者采访15位家长,12人表示“听说槟榔有害”,但有8人表示“没想到槟榔有可能引发口腔癌这样大的危害”。几乎所有家长都表示不便干涉他人嚼食槟榔行为,“因为好像没有影响到自己”。

“不影响他人”,亦是许多槟榔爱好者自我开脱的理由。然而笔者采访了20名食用槟榔的工人、的哥、白领,面对如何开始食用槟榔的提问,答案出奇一致――“最开始就是好奇”,“别人分我一个,接过来就吃了”,“吃着吃着不小心就上瘾了”。熟人之间发槟榔,难道不是“影响他人”吗?

知乎网友王子君提到,近年来,槟榔的流传范围越来越广:“12年前,在北京买一包(槟榔),司机得开半小时才能找到点。现在,打开外卖App瞅一眼,就在你身边。”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在湖南,槟榔成为婚丧嫁娶时常见的“伴手礼”。宋代文献中就提到,“自福建下四川、广东西路,皆食槟榔者。客至不设茶,唯以槟榔为礼”,随后槟郎也逐渐成为婚礼中必不可少之物[11]。

《人物》杂志《你永远叫不醒那些装睡的槟榔痴迷者》一文说:因为患上口腔癌,廖阿姨的老公去医院做了手术。他烟也抽,槟榔也吃。吊诡地是,廖阿姨招待来医院看望老公的亲友,用的还是槟榔。

槟榔的风行,与商家的大肆推广分不开干系。

除了常见的“中奖”,财大气粗的槟榔厂,在媒体推广上也屡砸重金,频频登陆年轻人关注的流行节目。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2016年,某综艺《XX亿分贝》中,主持人就带着嘉宾一起在镜头前嚼槟榔。2017年某卫视春晚小品《X玲“年”三十》,也以槟榔为主题。

2018年,某卫视元宵晚会中,主持人念出“一下让你精神抖擞、返老还童,找回年轻状态”的槟榔广告语。

“X味王”槟榔品牌已经连续三年冠名湖南某卫视的春晚。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XX喜剧人5》《XX厨房2》《XX湘西》《X吹灯》《X大侦探4》《这!就是X舞4》等不计其数的综艺、网剧甚至体育赛事中,都充斥着槟榔广告。

甚至远在海对岸的NBA,也出现槟榔广告――2016年,槟榔品牌“香一口”广告,出现在当季NBA金州勇士队VS孟菲斯灰熊队的场边广告牌,被直播镜头传往全中国。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而槟榔品牌的宣传手法,也屡屡令人觉得跌破下限。

早年,槟榔被厂商们宣传为“天然植物口香糖”,街头巷尾流行着俚语“槟榔配烟,法力无边;槟榔泡酒,永垂不朽”。

近年,随着人们对健康需求的增长,槟榔营销又出现“木糖醇槟榔”“益生菌槟榔”“枸杞槟榔”等主打健康的品类。

某主打“高端”的槟榔,售价已攀升至100元/包,意欲对标市面顶级香烟。

“天然植物口香糖”“益生菌槟榔”“高端槟榔”“提神快”“加了枸杞会更好”,能改变槟榔一级致癌物的事实吗?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依然有从业者提出异议:在湖南从事槟榔加工行业的戴明(化名)对媒体表示,不能将湖南的“食用槟榔”与世卫组织所说的一级致癌物“槟榔果”完全等同,因为在食用部位、食用方法以及加工工艺方面都有着不同。

其实,在2019年,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就下发过《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要求“所有企业即日起停止报纸、电台、电视台等的全部广告宣传”,且“工作必须在当年3月15日前完成”。

然而,有知情者指出,行业协会的“通知”并非行政命令,没有法律上的强制性,“当地企业在当时收敛了几个月之后,就恢复了广告和推广”。槟榔的包装袋上要求印制的“长期过量嚼食,有害口腔健康!”的提示语,也被许多槟榔厂商以与背景色接近的字体字色所模糊。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总有人怀揣各种目的试图把水搅浑。

于是,我们只能期待来自法律、政策的监管与约束。

好在,随着对于槟榔健康危害的研究深入与普及,随着国家重视程度的提高,更多监管行为逐步到来。

2019年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2025年)》:在有咀嚼槟榔习惯的地区,以长期咀嚼槟榔对口腔健康的危害为重点,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教育和口腔健康检查。

2020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修订了《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未将“食用槟榔”收录在内。这意味着,槟榔不再作为食品来管理,也不能颁发食品生产许可。

2021年3月,江西萍乡某食品公司生产的枸杞槟榔(快乐吐槽版)因包装袋印有“益生菌(抗氧化促消化,保护肠道健康)”字样,被当地市场监管局处以罚款20万元。

2021年9月17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要求“停止利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宣传推销槟榔及其制品”[12]。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截至笔者发稿时,热门节目《这!就是X舞4》相关的槟榔广告已不可见。微信上,曾充斥各种槟榔赞助节目片花的“X味王”槟榔的视频公众号,亦不可再被查找发现。

对于来自槟榔的健康威胁,我们寄望于政策法规的限制,可国内各地政府,对槟榔的态度并不一致。

早在1994年,厦门政府已颁布禁止槟榔流通的通告,两年后,禁令正式颁布:“彻底停止生产、销售和食用槟榔”。

2021年3月,广州全市户外广告、媒体均停止发布槟榔广告。

而槟榔产业发达的湖南、海南两省,却均欲立法将槟榔纳入“地方特色产品”。2021年5月21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人大代表李江南提出的《关于湖南槟榔产业突破瓶颈健康发展的建议》作出答复,“争取通过地方立法确定槟榔‘地方特色产品’定位”。

(对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第1247号建议的答复。来源: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

2020年7月,海南省政协委员韩克胜提交的《关于推动海南槟榔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建议》,建议“启动地方特色食品认定与管理立法工作”,“明确槟榔为‘地方特色食品身份’”。海南省农业厅对此进行回复,“列出计划两三年可解决”[13]。

为什么有的地方政府明令禁止槟榔,有的地方政府却要“大力发展”“立法推动”?背后,其实是一笔或许难以明说的经济账。

《海南日报》2020年10月19日一篇报道中提及:截至2019年年底,“海南省槟榔种植面积达178万亩,是海南230万农民的重要经济收入来源,占全省农业人口的41.37%”[14]。据推算,2020年海南全年槟榔总产值可实现146.8亿元,海南也成为湖南槟榔产业最主要的原料供应基地。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槟榔相关企业2.6万家,其中湖南有1.56万家,全国第一。从槟榔相关企业城市分布来看,企业数量前八名的城市均在湖南,其中长沙4439家,益阳3552家,湘潭3187家,其次为株洲、常德、岳阳、娄底、衡阳。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资料显示,在湘潭历史上、现代,均未大规模种植槟榔[11],可是湘潭依然成为槟榔流行的主要策源地。这里面,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但到了现代,经济因素更占据主导地位。

1998年,湘潭槟榔全行业销售额已经近亿,2008年,销售收入达50多亿元。2017年,湘潭从事食用槟榔加工的规模企业30余家,年产量20余万吨,就业人员近30万人,年产值超过200亿元[15]。

《湘潭日报》2018年一篇报道中写道,槟榔产业为解决劳动就业、提高群众收入、稳定社会、促进地方经济快速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小龙王、伍子醉为首的龙头企业,接纳就业均超过4000人,一线工人工资收入达3500~4000元/月,远远超过务农收入[15]。

产业占据地方经济的主导地位,政府的力推也就显得不可避免。在百姓健康和地方经济的博弈面前,许多人选择了后者。

《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实施意见》(琼府办[2018]55号)提出,“支持万宁、琼海、定安、屯昌、琼中等市县建设槟榔加工集群”[16]。据媒体报道,2017年8月,湘潭也曾出台《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提出5年内将槟榔产业发展到500亿元,不仅要技术创新,还要给予地价、税收方面的优惠。

如今,槟榔产业已形成庞大而健全的产业链。产业链上游,是海南、台湾等槟榔出产地。产业链中游,是各大槟榔生产商。产业链下游,是经销商、超市、网点,既有完善的经销、代理、扩张、地推渠道,又把营销对象瞄准青年人,通过在流行节目中的大力投放,意图将槟榔打造为迎合年轻人喜好的“时尚零食”。

据《2020年中国槟榔市场现状分析报告-市场现状与未来趋势预测》数据显示,2000年至2020年,我国槟榔产业产值年增速近30%,2011年至2018年,中国槟榔产业产值从558亿元上涨至781亿元。

而根据《中国新闻周刊》今年8月的相关报道的数据显示,全国槟榔消费者超过1亿,主要分布于湖南、云南、广西、海南、台湾等地。海南约38.42%的人有嚼槟榔的习惯;湖南嚼食槟榔者近2600万人,约占总人口1/3。

企查查数据,我国槟榔相关企业,2019年增加1523家,2020年新增2862家,2021年截至9月18日新增2511家。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43岁患者左脸被割掉……

(图片源自网络)

面对高歌猛进的槟榔产业,医学、食品界从业者都提出自己的担忧。

华东理工大学食品专业教授刘少伟对媒体表示:“目前尚无食用槟榔的安全标准,槟榔产业的监管体系仍不完善,上述问题亟待解决。”中华口腔医学会会长俞光岩曾公开建议,地方政府要遏制槟榔企业发展,采取限制性措施,否则GDP看似上去了,医疗代价和健康损失却是巨大的。

知乎名为“缇可”的口腔医学博士说:“吃槟榔致口腔癌的风险,还要怎么评价、怎么证明、怎么强调呢?大堆的数据、病例以及科普就摆在那里。我们只是叫不醒一个个装睡的人,挡不住一条条敛财的路罢了。”

已经有学者预测,到2030年槟榔造成的医疗负担可能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足以抵消其经济贡献[9]。

我们必须看到,与槟榔同被WHO列为1类致癌物的酒精、烟草,如今也在人类社会流行着。成瘾性物质大行其道背后,是复杂的经济、历史、社会、人文的复合问题。谋求“一刀切”的彻底禁止,显然不可能。

但是,我们可以提出疑问:能否像对待烟草这样对待槟榔?――有严格的供应链管理制度,供给、销售,都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对相关产品、公司的营销,进行严格监控。在社会公益宣传上,加大力度,形成产品对于健康危害的共识,以及某些如“公共场合不抽烟”的公序良俗。

医疗层面,能否形成更多的预防措施,如:口腔癌前病变早期正确诊断、及时干预,可以有效阻断癌前病变向癌症转变。针对已经罹患口腔癌的患者,采取及时、规范的治疗方法,有助于提高生存率[17]。

作为一个健康类的公众号,我们当然希望更多的人,远离那些危害健康的事物。可我们也深知,在法律法规不禁止的前提下,对于个人选择,我们只能提倡、建议,仅此而已。

正如张文宏医生在评价新冠疫情时所说的那样:它在人与人之间传递,很难被消灭。我们必须做好长期与之共存的准备。

而长期共存的前提,是全社会的警惕,与认知宣传上的寸土不让。

参考文献

[1]中国作物种质资源信息网

[2]邵小钧,席庆.食用槟榔及其与口腔癌间的关系[J].国际口腔医学杂志,2015,42(06):668-672.

[3]孙娟,曹立幸.中药槟榔及其主要成分的药理和毒理研究概述[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06-1143-04

[4]杨博.咀嚼槟榔在亚洲部分地区流行情况及影响的研究进展[J].临床口腔医学杂志,2019.01.017:58-62

[5] 高兴,袁勇翔.“嚼槟榔与口腔癌”湖南现场调研会在湘雅医院召开[OL].湘雅医院官方网站,2018-04-14

[6]邓明辉,吴汉江.875例口腔黏膜鳞癌患者吸烟、饮酒、咀嚼槟榔情况的回顾性分析[J].口腔医学,(2010)10-0621-04:621-624

[7]萧福元,袁晟.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J].实用预防医学, (2011)07-1218-05

[8]彭晔炜,刘景诗. 2009~2015 年湖南省肿瘤登记地区口腔癌 发病与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 (2019)09-0680-09:680-688

[9]许智.预测槟榔在中国诱发口腔癌人数及产生的医疗负担[J].中国牙科研究杂志,2017;20(2):69-78;

[10]中国食药监总局.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机构致癌物清单[S].2017.10.30

[11]司飞.珠江三角洲地区的槟榔礼俗源流考略――兼论晚清槟榔在此地区的多种用途[J].中国农史,2006(03):117-126+116.

[12]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停止利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宣传推销槟榔及其制品的通知[EB].国家广电总局官网,2021.9.17

[13]韩克胜.关于推动海南槟榔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建议[OL].海南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政协提案.

[14]傅人意.全产业链发展,海南槟榔成“金果”[OL].海南日报.2020.10.19

[15]《改革开放40年・“数”说民生丨槟榔产业:不断壮大的湘潭地方特色产业》,湘潭日报社-湘潭在线官网,2018.11.10

[16]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关于推进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实施意见[OL] 海南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省政府办公厅文件,2018-06-21

[17]彭晔炜,刘景诗. 2009~2015 年湖南省肿瘤登记地区口腔癌 发病与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 (2019)09-0680-09:680-688

[18]翦新春,张彦.咀嚼槟榔与口腔黏膜下纤维变性和口腔癌的研究进展[J].中华口腔医学研究杂志.2011,5(3)

[19]尹晓敏,黄琰. 长沙地区2749例体检者咀嚼槟榔及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患病情况调查分析[J].实用预防医学.(2007)03-0715-02

*本文内容为健康知识科普,不能作为具体的诊疗建议使用,亦不能替代执业医师面诊,仅供参考。

*本文版权归腾讯医典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媒体转载,违规转载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

*欢迎微信搜索并关注公众号“腾讯医典”,获取更多健康科普知识。

该文章来自网络,侵删

原创文章,作者:出国就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o.d1.net.cn/1819543.html